追蹤
淑和的天空部落格
關於部落格
生活分享
  • 471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從「還俗記」談起

 
從「還俗記」談起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文 / 君毅

30年前,「中外雜誌」連載鈕先銘將軍的「還俗記」,記載抗日初期,南京淪陷,國軍後撤不及,被俘後遭日軍屠殺(還有南京居民,即抗戰初期,日本的南京大屠殺,據估計至少屠殺了三十萬人),他很幸運躲入寺廟,被住持收入佛門,成為和尚,最後逃離南京,重回抗日陣營。

當時我斷斷續續看了幾期,印象深刻,退休後在台北市立圖書館上網,用通連辦法,從別館借到「還俗記」這本書,才又仔細地把這本書讀完,剛好又碰上日本竄改教科書,鬧得中韓與日本反目,故而寫下這篇短文。
 
      
 
先介紹本書作者,原來鈕先銘將軍是我們鄉長,浙江紹興人,民國元年生。他們紹興鈕家,還有一段傳奇的來源,他們鈕氏一族是蒙古人,先祖是成吉思汗後裔,隨元世祖忽必烈來到中原,當時職位是將軍,駐節在浙江紹興,愛上一個漢人女子,要娶她為妻,於是回大都(北京)向忽必烈報告,請求批准,忽必烈同意他娶漢人女子,但要放棄皇族權位,降為漢人。

漢人有姓,蒙古人無姓氏,於是其先祖請世祖賜姓,世祖指著玉璽上的老虎說,
「就姓這個吧」,古書上說:「皇帝六璽皆玉,螭(ㄔ)虎鈕」,因此這一支開始姓鈕,居紹興,而中原舊族,早就有鈕姓,但紹興鈕家和他們卻不是一家。
 
鈕將軍16歲到日本,入日本士官學校,三年後畢業返國,曾任炮兵及工兵學校教官,抗日戰爭發生時,他在陸軍中央軍官學校教導總隊(總隊長桂永清)工兵團,駐防南京,任中校工兵營營長,(當時才26歲)。
 
日軍圍城前夕,負責首都防衛的司令官唐生智,還信誓旦旦的訓誡官兵:
「南京至少要守六個月,我們將與此城共存亡」,沒想到日軍攻城後,才一個禮拜,就倉皇而逃,丟棄了守衛南京的八萬官兵,被俘的官兵,任由日軍屠殺,這也是日本人輕視中國人的主因。當時負責守衛南京挹江門是謝承瑞的步兵團,
及守衛光華門,鈕先銘的工兵營,團長謝承瑞在這次保衛戰中捐軀,工兵營鈕營長也在部隊打散後,混亂中未能跳上渡船,因而落水江中,故亦淪陷在南京。
 
    
當時江邊有一座寺院,是佛教叢林「永清寺」,住持是「守志」和尚,當時在寺廟中避難的還有他的師弟,從南京城「雞鳴寺」來的「守印」和尚,及「守印」的徒弟「二空」,除了這三位僧侶外,還有一位是住在附近的老農,及一位混跡江湖的幫派老大,七十歲的 施老 先生,一共是三僧二俗五個人。
 
和尚救了他,故而由「二空」幫他更換僧衣,剪髮,做了和尚,拜住持「守志」為師,法號「二覺」,不過雖然做了和尚,苦難卻沒有離他而去,第二天即不斷有日軍前來搜查,鈕營長因為懂日語,可以抓住日兵交談的動向,但決不能暴露身份,否則被抓去,剛好做日本人極為需要的漢奸,鈕氏用筆談,取得日軍班長在日本軍用報告紙上,用紅鉛筆寫下:「此係寺宇,皆為良民,應予保護」,確實為他們擋住不少的麻煩。
 
最驚險的一幕是由公路上來了一輛汽車,下來二個軍官,發覺鈕氏高大挺拔,實在不像和尚,盤查十分嚴格而細膩,甚至用軍刀架在他脖子上,還搜查他的行李(逃兵是無行李的),好在二空一包行李,解決了他的窘態,最後鈕氏靠背誦一段「心經」,那是他孩提時,跟隨母親學會的,才使日本軍官勉強放過了他,
這是最後也最嚴厲的檢察,從此後就沒有那麼多的盤問,也使他們可以過安定的日子。
 
在永清寺下游一、 二公里 的沿岸,是一片淺沙灘名叫「大灣子」,在南京淪陷的第三天午夜時分,重機槍聲大作,不遠的「永清寺」清晰可聞,日軍將投降被俘的二萬多國軍官兵,全數槍殺在沙灘上,時值冬季,長江水流小,氣溫又低,一、二個月後屍體才開始腐爛,臭氣沖天。除「大灣子」外,其他地區,包括整座南京城,被屠殺的中國人(僅投降的國軍就有八萬人之多),不下三十萬,
還有更多的婦女被姦殺,這是中國人最悲慘的時刻。
 
為防止疫病感染日軍,日軍開始給當地居民注射疫苗,並發給注射證明,這也是南京居民的臨時通行證,於是這師徒三人(守印,二空,二覺)返回「雞鳴寺」,而守志和尚仍留滯「永清寺」,不願離去。

雞鳴寺在南京雞籠山上,是座古寺,初建於梁武帝時期,迄今有一千四百餘年歷史,當然歷經了不少的戰亂,數度燒毀與重建。雖是古寺,但規模並不大,由於歷史悠久,早就形成了遊覽勝地,也是家喻戶曉的名剎。
 
大約在回到雞鳴寺三個月之後,「守印和尚」無疾而終,和尚死佛教稱「涅槃」,又叫「圓寂」,按心經略疏上說;「德無不備稱圓,障無不盡名寂」。事實上人生在世,能德行圓滿,孽障盡除,安心的歸去的人實在不多。有位婦產科大夫就說,有福的人應該是「生得重,老得慢,病的輕,死得快。」
除了出生在貴重家庭,由不得你外,其他都是靠你自己修煉。守印雖然年輕造了不少孽,出家後卻也功德圓滿,回歸淨土,安詳的圓寂。
 
「守志和尚」是個有心的人,曾數次去下關探路,看看如何才能把鈕營長帶離淪陷區,八個月後,他弄到日本憲兵隊長簽發的一張許可證,允許老僧少僧各一名購票赴滬,於是守志和尚帶了二覺(鈕氏)出走,先到下關,夜宿下關,第二天再乘火車去上海。在下關是由 施 先生接待, 施 先生與他雖同在永清寺避難,
平靜後離開就毫無音訊,原來 施 先生是洪門在下關的老大,鈕營長這段逃亡, 
施 先生出了不少力,沿途都有他的人暗中保護。
 
歷劫歸來後,鈕營長遭遇的第一件大事是妻子S,因八個月無音訊,以為丈夫戰死沙場,她又琵琶別抱,愛上別人,於是只好簽「離婚協議書」,失去了妻子。後來鈕將軍娶了守衛南京挹江門,為國捐軀的步兵團團長謝承瑞的妹妹謝承美。鈕將軍後來回到抗戰的大後方,勝利後隨何應欽將軍到日本受降,1949年後到台灣,效力於軍方情報單位,一直幹到少將退役。他的這段逃亡是「還俗記」中最精彩的部份,鈕將軍文筆很好,知識淵博,讓你讀來愛不釋手。目前該書早已絕版,不過圖書館應該還是借得到。
 
中國近百年來,遭遇到最大的二個問題;一是國家挨打(受列強侵略),二是百姓挨餓。中國人要傳宗接代,要多子多孫,於是在那塊土地上,養育了太多人口,到今天有13億之多。下面的數字可以告訴我們,問題之嚴重;中國人口佔全世界人口20%(全世界人口65億),而可耕地面積只佔全世界可耕地面積7%,明白地顯示在中國那塊土地上,人口太多超過該地殼的負荷,故歷史上每隔一時段,就有農民革命,改朝換代,爆發鉅大的暴亂,每次都死亡好幾千萬人,來舒緩人口壓力。
 
科學家估算,就中國可耕地面積,可利用的水資源等等條件,中國最適宜的生養人口是四億,縱使超出50%,也不過是六億,今天中國大陸人口是13億,因此中國人活著,一直擔憂挨餓。佛教六道輪迴;
天道,人道,阿修羅道,餓鬼道,畜生道,地獄道,在中國饑餓的百姓一下子從「人道」墬入到「餓鬼道」,大陸劇「天下糧倉」,就是描述人間慘劇的寫照。其主因不是天地不仁,而是人民自己愚昧,生育太多,造下的惡果。

中國發展了核子武器,才抑止了列強的欺凌,也就是因為有了核子武器,列強相互牽制,第三次世界大戰,才沒有快速的爆發。
 
日本民族性與中國不同,日本是講究「法理情」的民族。和我們講究「情理法」的民族大不相同。
人家是以「法」為重,我們是以「情」為先,法理擺二邊。因此在日本戰敗,中國要求日本賠償,日本將毫無怨言地接受。果真如此有賠償,今天日本也就不會有竄改歷史,否認侵略的事情發生。

甲午戰爭後,台灣與韓國同時落入日本手中,故韓國被日本統治年限與台灣大致相同,而韓國民族性與台灣人大不相同,日本投降後,在韓國的日本人被殺不少,而台灣的日本人都安全的回國,甚至入侵中國,屠殺中國俘虜的日軍,也都安全回國,這種懦弱表現,雖然美其名為「以德報怨」,卻不被國際所欣賞,更不被日本人所尊重,(別看日本人對你彬彬有禮,他們打心裡瞧我們中國人不起)。日本名相伊藤博文,最終還是被韓國人安重根所刺殺。因此日本人很恨韓國人,但心態上卻很敬佩韓國人。
 
 國際上,國與國之間非常地現實,講究的是強權,是武力,是毫無道義可言的,和人與人的關係,講究忠誠,信義完全不同。孫立人將軍在緬甸擄獲日軍,凡去過中國戰區的,一律坑殺,國際上從來也沒有責難的聲浪。
 
人類本身就是不斷的戰爭,相互的屠殺,摧毀了文化,宗教有一個最大的功用就是保存了文化與古蹟。
最後我把Iris Chang(張純如) 在「南京大屠殺」一書,最後的結語錄下:共為警惕。
國家不富強,終必遭人欺侮。
政府不廉能,終必被民揚棄。
人民不爭氣,終必受人輕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 END -----

         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